闵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林兆华排白鹿原争议多曾遭编剧质疑

2019/06/09 来源:闵行信息港

导读

孩子便秘幼儿便秘小孩便秘怎么办快速通便当年导演林兆华在陈忠实的《白鹿原》、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与阿来的《尘埃落定》中,选择改编

孩子便秘
幼儿便秘
小孩便秘怎么办快速通便

当年导演林兆华在陈忠实的《白鹿原》、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与阿来的《尘埃落定》中,选择改编《白鹿原》。“这是我创作经历上前所未有的,也是困难的一个戏。”这是7年前《白鹿原》导演林兆华的感慨,与电影《白鹿原》上演时一样,话剧《白鹿原》当年同样充满了争议。

话剧《白鹿原》经复排后,再次回到家乡,将于6月26日至29日在西安索菲特人民大厦剧院隆重上演,由经发地产白桦林间冠名的话剧《白鹿原》为小说20岁庆生!正因为有争议,所以值得期待。

争议1

演员全说陕西话

在2006年有两部说陕西话的戏大火。在电视上播的是《武林外传》,在剧场里演的是《白鹿原》。林兆华导演的戏的特色就是求新求变,在《白鹿原》中更是让濮存昕等一帮明星演员操着陕西话上演。这对于郭达而言是个“碎碎”的事情,可对濮存昕和宋丹丹来说,就不那么容易了,为了达到表现效果,濮存昕把属于他的台词的一些字上标满了声调,比如要说“我”就是“恶”,四声。

在《白鹿原》中,让演员说陕西话,对于外地的观众是不是一个挑战呢?林兆华认为大部分人能听懂,听不懂那是少数。与《武林外传》相似,他在排练的过程当中坚持对方言做再进一步的语言的加工,叫听普通话的观众进来能听懂。

6年后,当王全安拍摄电影《白鹿原》时,同样让剧中演员全部说陕西话。为什么两个导演先后都选择了陕西话呢?林兆华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你可以设想一下陈忠实先生这部作品,这部应该讲是史诗型的一个作品。如果这个作品拿到舞台上一张嘴是北京腔,将会是一个什么效果?我想不大对。”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林兆华对陕西文化的尊重和坚持。

争议2

编剧曾质疑处理方式

与电影相似,林兆华光是《白鹿原》的剧本上就忙了两年,他先后找了几个人改编剧本,他坦承:“把《白鹿原》从长篇小说改到两个小时的话剧,太难太难了。”

确定由孟冰来改剧本,林兆华说陈忠实的小说孟冰没有能力超越,作为导演的他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在生活、阅历等各方面都没有这样的根基,“我没有勇气打破这个小说,所以我们确定的总方针是———按陈先生的文学作品为基础来改编这个戏剧。”

但编剧孟冰在2006年却直言目前话剧创作者不重视戏剧语言的运用,并指出林兆华对《白鹿原》的处理有待改进。他认为在该剧的处理上他与林兆华也有不同意见,提出“《白鹿原》中演员的表演仅停留在符号阶段”。不过当年的质疑并未影响两人后来的合作,去年和今年,两人又合作了新的话剧。

有意思的是,6年后,王全安的电影《白鹿原》同样在编剧上饱受争议。

争议3

50年的历史 两小时怎么表达?

据说电影《白鹿原》的初剪有5小时,而话剧《白鹿原》次拍戏时,林兆华发现有3个半小时之长,所以后来他也只有选择做减法。

林兆华也表示,小说的时间跨度太长了,内容细节太丰富了,50多年的历史要在两小时的舞台上呈现,太难了。

面对如此大的挑战,林兆华为何还是选择《白鹿原》呢?“我排戏,更多的是有感觉我才去排的,就是说我能在这个戏当中把我要说的话可以说出来,或者说把我要宣泄的一些东西可以宣泄出来,我就排了。”显然,是小说《白鹿原》的史诗氛围感染了林兆华。

《白鹿原》,这部被认为代表了中国20世纪90年代长篇小说艺术成就的作品,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这一在话剧界负盛名的剧团推出,导演又是被戏剧圈私下称之为“大导”的林兆华,这本身就具有轰动效应,在观众和业内人士中形成了极强烈的期待效应。7年过去了,再次面对这片“原”时,“大导”又会有什么新的创意产生呢? 本报谢勇强

独立博客的思考
运河边有了电子眼顺风耳
垃圾清运车来得到底有多早声音到底有多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