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互联网医疗开始落地缘何诊所成宠儿

2020/03/27 来源:闵行信息港

导读

互联医疗开始“落地” 缘何诊所成“宠儿”?在互联医疗的风口上,曾经在医疗服务中被忽略的诊所,一步一步实现逆袭,最终成为资本和创业者眼中的

互联医疗开始“落地” 缘何诊所成“宠儿”?

在互联医疗的风口上,曾经在医疗服务中被忽略的诊所,一步一步实现逆袭,最终成为资本和创业者眼中的“红”。

实际上,诊所早已不仅是互联医疗创业公司的布局重点,众多离开公立医院去自由执业的医生选择了开办个人诊所,大量上市公司纷纷加快诊所的布局,外资诊所也在积极开拓中国市场。如果是这样,诊所其实不仅是医疗创业公司的“风口”,而是已经成为影响整个医疗格局的关键环节。多年的口号“强基层”,能在诊所走红之后实现么?

眼下的实际情况还是显得有些尴尬。按照国家卫计委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4月,全国诊所的数量近20万家,这意味着至少还有10万家的缺口。尽管围绕诊所建设的讨论声势浩大,但真正付诸实践的诊所要么刚刚起步,要么计划尚未“落地”。而且,掣肘诊所发展的人才、患者、保险等瓶颈一直都存在。尤其是诊所只能应对普通病、常见病、慢性病,对医疗体系的改变并不是根本性的。

中国目前有大致10万家诊所的缺口,未来的方向就有两个:一个是整合、改造、提高存量诊所,提高它们的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另一个就是兴建新的诊所,增加基层医疗服务供给。开办线下诊所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大多数起步不久的创业公司难以负担。只有资金比较雄厚的互联医疗公司,才有实力进入线下诊所。

互联医疗公司在诊所的布局上表现出明显的差异性。比如,春雨医生采取与医疗机构合作的模式,就是传说中的“轻模式”;平安万家除了自建的旗舰诊所外,以加盟的方式为主;丁香园、微医、杏仁医生、强森医疗、妈咪知道都是采用自建、自营诊所的方式。另外还有一些互联医疗公司已经有了线下诊所,之后积极应用互联的方式运营,这在中医诊所里比较常见。比如,中医诊所固生堂积极运用App开展业务,支持轻问诊、挂号、诊后管理、诊后买药、随访等。在互联医疗企业兴办诊所之前,中国的医疗市场也逐渐向外资开放,越来越多的外资医疗机构进入中国,社会办医也已经催生了一批新型诊所,比如和睦家、美中宜和、卓正等都在这个阶段开始兴建线下诊所。

在医疗这样的管制较严的领域,任何一个方面的突破都少不了政策上的改革。有观点认为,诊所的爆发得益于国家力推分级诊疗,但这其实将问题简单化了。新医改从最初启动时一直坚持鼓励社会办医,早期的社会办医大都讨论的是社会力量如何开办医院,包括专科医院、综合医院等。但社会办医一直面临“弹簧门”、高风险等问题,发展不起来。况且,大多数办起来的民营医院定位中高端市场,属于“锦上添花”性质,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提高医疗市场的竞争程度,但对于解决医疗资源的配置、建立合理就医秩序方面的作用十分有限

。这时,国家的社会办医政策就开始鼓励举办诊所。但受限于过往观念,很多人认为,诊所只能提供基本医疗服务,高定价没客源,低定价没利润,不进医保没活路,所以初期的资本并没有对诊所抱以太大的热情。

后来,分级诊疗成为政策主流,资本和创业者转而从这个趋势中寻找机会。实际上,分级诊疗政策可以算作是“强基层”的扩充版。整个政策的导向,也是通过增强基层的医疗服务能力,将患者引导到基层就医,从而形成分级就诊的秩序。国务院的分级诊疗指导意见中,有两条直接针对诊所:大力推进社会办医,简化个体行医准入审批程序,鼓励符合条件的医师开办个体诊所,就地就近为基层群众服务;探索个体诊所开展签约服务。

包括诊所在内的基层医疗机构发展欠佳,其实与按项目付费的支付方式不无关系。因为在医生服务价值得不到价格体现的情况下,诊所能够开展的服务项目很少,很难获得高的经济收益。所以,支付方式的改革是基层医疗机构获得发展的必要条件。2011年,人社部63号文提出,适应基层医疗机构或全科医生首诊制的建立,探索实行以按人头付费为主的付费方式。2016年,人社部在三医联动的指导意见中强调,继续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加快推进按病种、按人头等付费方式。从已有的国际经验看,诊所是家庭医生的主要承载模式。因为只有诊所能够深入到与人们生活最贴近的地方。在七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家庭医生的指导意见中也明确提出,鼓励符合条件的非政府办医疗卫生机构(含个体诊所)提供签约服务,并享受同样的收付费政策,这便明确了中国的家庭医生制度需要社会办的诊所。

沧州月经不调医院
深圳博爱医院靠谱吗
熙仁医院刘刚
深圳正规妇科女子医院
防城港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